祖逖
祖逖(266年-321年),字士稚,汉族,范阳逎县(今河北涞水)人,东晋名将。西晋末年,率亲朋党友避乱于江淮。313年,以奋威将军、豫州刺史的身份进行北伐。祖逖所部纪律严明,得到各地人民的响应,数年间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,使得石勒不敢南侵,进封镇西将军。后因势力强盛,受到朝廷的忌惮,并派戴渊相牵制。 大兴四年(321年),晋元帝以戴渊为征西将军、都督司、兖、豫、并、雍、冀六州诸军事、司州刺史。祖逖认为戴渊虽有才望,但无远见,无助于北伐,而且自己既收复黄河以南大片土地,却突然由如此从容不逼的文臣统领,心中甚为不快。同时,祖逖忧虑权臣王敦和宠臣刘隗对立,内乱将会爆发,北伐难成,因而忧愤成疾。祖逖虽然患病,但仍图进取,抱病营缮虎牢城,同时派人修筑营垒作为南部部队的据点以防后赵进侵。 同年九月,“妖星见于豫州之分”,祖逖仰视星空,叹道:“为我矣!方平河北,而天欲杀我,此乃不祐国也。”不久,祖逖病逝于雍丘,享年五十六岁,追赠车骑将军。豫州百姓如丧父母,谯梁百姓为之立祠。祖逖死后,王敦大喜过望,认为朝廷中再也没有敌手,谋逆之心日益明显。

祖逖年轻时,与好友刘琨一同在洛阳当司州主簿。刘琨同祖逖一样性格豪爽,行侠仗义。所以,他们非常要好,情同手足,同吃同住。每次谈到国家兴衰、百姓 安危,他们双双陷入惆怅;说到个人抱负志向,他们二人又心情激荡。为了实现自己报效国家的远大抱负,每天清晨,祖逖听到鸡鸣,便叫醒刘琨,一起舞剑练武。闻鸡起舞这一典故便由此而生。后来,它常用来比喻有志向的人,及时奋发努力,决心干出一番事业。正如宋代诗人范成大所说:古来百战功名地,正是鸡鸣 起舞时。

西晋末年,皇族自相残杀,匈奴、羯等少数民族首领乘机起兵反晋,进入中原,形成混战割据局面。公元313“闻鸡飞舞的祖 逖年,担任军咨祭酒的祖逖上书镇东大将军司马溶(后为东晋元帝),要求领兵北伐,收复中原。司马涫只想偏安江南,无心北进,但又不愿落下反对此伐的坏名 声,便封祖逖为奋威将军、豫州刺史,仅给了他1000人的口粮和3000匹布,让他自行招募士兵、制造兵器。祖逖毫不气馁,他从同来避难的部曲中挑选了 100余家,毅然渡江北进。船到江心,祖逖遥望中原烽火,感慨万千,他敲着船楫发誓道:不收复中原,绝不回渡!中流击楫”这一典故,就来源于此。

渡江之后,祖逖率众屯驻淮阳。在这里,他一面发动大家赶造兵器,一面招募士卒,扩大队伍。经过一番努力,祖逖在原来部曲乡勇的基础上又招募2000余 人,组织起了一支新军。当时,豫州地区主要有两股武装势力:一是羯族首领石勒,他以襄(今河北邢台)、邺(今河北磁县南)为中心,占领大片土地,时常兴兵 南下;二是当地流民所建立的坞堡组织,他们各自为战,以求存自保为目的。祖逖北伐,主要任务是阻止石勒南下。但他清醒地认识到,要阻止石勒南下,首要的是 必须联络或征服各地坞堡,扩大势力,控制兖、豫各郡县。

公元317年,祖逖挥师进驻芦州(今安徽亳州东),派人劝说谯城(今亳州)坞 主张平、樊雅归附。因使者言行失当,被张平所杀。祖逖被迫挥师攻城,但数次强攻不成。于是,祖逖及时变换策略,用离间之计诱劝张平部将谢浮倒戈。谢浮 利用与张平共商大计的机会,杀死张平,率众归附了祖逖。接着,祖逖联络南中郎将王含及蓬陂(今河南开封附近)坞主陈川,对樊雅发起全面进攻,很快使樊军陷 入进退不得的被动地位。在兵战的同时,祖逖又展开心战,派人劝说樊雅投降。樊雅因军事失利而一筹莫展,听了劝导之后豁然醒悟,很快便举城请降。谯 城一破,周围各坞主都争相前来归顺,整个豫州很快平定。

平定豫州之后,祖逖便乘势向兖州推进。这时,当地较大的坞堡势力蓬陂的坞主陈 川无端怀疑祖逖分化他的部属,杀了受到祖逖奖赏的部下李头(攻打谯城有功),引起部下倒戈,有很多人自动投靠了祖逖。陈川一怒之下,大掠豫州诸郡,并率兵 投降了石勒石勒派勇将石虎率兵5万前来救援。在浚仪(今河南开封),祖逖通过设伏兵、摆奇阵等战法,大败石虎石虎撤回襄国,留部将桃豹守蓬陂。随 后,两军在蓬陂一带各据一隅,对峙许多天,双方的粮食都即将用尽。这时,祖逖亲临前线,又出奇计。他令部下用许多口袋装土,派1000多名士兵运到蓬陂以 东的西台,又派人用同样的口袋装米,假装疲劳在路旁休息,故意诱使桃豹部下将米抢走,使敌军误以为晋军粮食充足。与此同时,他派人设下埋伏,把石虎 1000多头驴运来支援桃豹的粮食全部截获。这一下,桃豹慌了手脚,连夜逃回黄河以北。随后,石勒设在黄河以南的据点大都投降祖逖,留在北方的晋将李矩、 郭默、赵固等人也都表示愿意听从祖逖指挥,黄河以南失地绝大部分为祖逖收复。

正当祖逖准备渡河北进,完成统一大业之时,司马派戴渊为征西将军,都督黄河南北六州军事,以牵制祖逖北伐。祖逖大失所望,忧愤成疾,于公元321年含恨去世。

闻鸡起舞

祖逖与刘琨一同担任司州主簿时,感情深厚,常常同床而卧,同被而眠。一次,祖逖半夜听到鸡叫,认为这是上天在激励他上进,便叫醒刘琨道:“此非恶声也。”然后与刘琨到屋外舞剑练武。后人用“闻鸡起舞”比喻有志报国的人即时奋起。

南塘一出

西晋灭亡后,祖逖心怀兴复之志,对门下宾客如子侄一般厚待,希望他们将来能为北伐建功。当时,扬州灾荒,门下宾客常劫掠富户。祖逖非但不管,还常主动问他们:“要不咱们再去南塘(当时富户聚集区)干一票?”当门下宾客被官府捕获后,他还亲自前去解救。

后来,王导庾亮等人去看望祖逖,在他家中发现很多裘袍珍玩,便问这些东西是从何而来。祖逖也不隐瞒,直言道:“昨夜又去了一趟南塘。”

中流击楫

祖逖率部北伐,北渡长江。当船至中流之时,他眼望面前滚滚东去的江水,感慨万千。想到山河破碎和百姓涂炭的情景,想到困难的处境和壮志难伸的愤懑,豪气干云,热血涌动,敲着船楫朗声发誓:“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者,有如大江”!意思是若不能平定中原,收复失地,自己就像这大江一样有去无回!后人便用“中流击楫”比喻立志奋发图强。

先吾着鞭

祖逖早年与刘琨为友,共以收复中原为志。祖逖获得朝廷任用后,刘琨对人道:“我枕戈待旦,志枭逆虏,常担心祖逖先吾着鞭。”意思是担心祖逖赶在自己前面建立功业。后人在诗文中常引用“先鞭”、“祖鞭”,以此形容奋勉争先。

威压王敦

王敦打进兵建康,处置朝臣,安插亲信,便先遣参军去告知朝廷,并向时贤暗示自己的意图。祖逖当时尚未出镇寿春,声色俱厉的对王敦使者道:“阿黑(王敦小名)怎敢如此放肆!你回去告诉他,让他赶快滚回去。如果迟了,我就带三千兵,溯江而上,赶他回去。”王敦遂打消了进兵建康的念头。祖逖死后,王敦大喜过望,认为再无人可以在军事上威胁自己,最终决意举兵叛乱。

智退桃豹

祖逖北伐时,部将韩潜与后赵大将桃豹分别占据浚仪城东西二台,对峙四十余日。祖逖命人用布囊盛满沙土,假装是食用的大米,派千余人运送给韩潜,又让担夫挑着真正的大米,佯作累坏了躺在道旁歇脚。当赵军派精兵来袭时,担夫丢掉米袋,四散而逃。赵军误以为晋军粮食充足,士气大挫。桃豹军中无粮,最终连夜撤军。

置酒作歌

祖逖收复河南后,休养生息,善待百姓。一次,他设宴招待当地耆老。耆老都流着眼泪道:“我们老了,却能得到祖将军这样的父母官,虽死无憾。”祖逖作歌道:“幸哉遗黎免俘虏,三辰既朗遇慈父,玄酒忘劳甘瓠脯,何以咏恩歌且舞。”

上应星象

祖逖去世前,豫州分野有妖星出现。此前术士戴洋曾预测道:“祖豫州九月当死。”妖星出现后,陈训道:“今年西北大将当死。”祖逖也叹道:“妖星应在我身。本想进军平定河北,而天欲杀我,这是对国家不利的征兆啊。”不久祖逖便去世了。